導航:首頁 > 美女小說 > 美女和總裁隱婚視頻

美女和總裁隱婚視頻

發布時間:2022-06-23 16:41:16

Ⅰ 韓雪神秘的「隱婚丈夫」萬山首次曝光,背景強大資源豐富,他有什麼來頭

韓雪神秘的「隱婚丈夫」萬山首次曝光,背景強大資源豐富,他有什麼來頭?

韓雪的隱婚老公是萬山,這個人可是很不簡單的,背景非常的強大,萬山本人是一家經紀公司的總裁,坊間有傳聞稱韓雪的工作室就是屬於萬山公司旗下的。雖然韓雪的老公背景非常的強大,然而多年以來,韓雪並沒有向公眾透露過任何和自己老公有關的信息,也正是因為如此,所以很多人對萬山的身份也是產生了非常大的好奇心。

在許多人看來,韓雪是一個美麗的角色,現在一個幾乎完美的最佳女神已經是孩子的母親了,這可能會讓一些粉絲感到有點難過。但如果你是韓雪的真正粉絲,我認為你應該為她感到高興。同時,我們也需要祝韓雪的家人未來快樂,工作越來越好。

Ⅱ 纏綿入骨:隱婚總裁,請簽字 鮮花配美男,郁總喜歡嗎

.

http://novel.hongxiu.com/a/765263

.

《愛你入骨·隱婚總裁,請簽字》中的章節
鮮花配美男,郁總,喜歡嗎?+你愛我嗎?【一更】

「小姐,買花嗎?」
白筱收起手機指著那束玫瑰花:「我要這個。」
老闆跟白筱說了不同朵數代表的意思,白筱想了想:「給我包三十四朵吧。」
「是替朋友買的嗎?」付錢時老闆跟白筱搭話。
白筱捧過花,笑容妍妍,吻了吻濃郁的花香,說:「不,我自己用,送我愛人的。」
老闆顯然沒碰到過這種情況,愣了下,然後笑了:「您真有創意。郭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從花店出來,白筱沒立即打電話給郁紹庭,她抱著大束的紅玫瑰在東臨附近轉了轉。
她打算在快到公司樓下時再找他。
一陣轎車鳴笛聲,阻撓了白筱的步伐。
她望過去,一輛香檳色的轎車停在前方路邊,然後,蘇蔓榕從駕駛座里下來。
蘇蔓榕已經找了白筱幾天,最後沒辦法,只好碰碰運氣來郁紹庭公司附近守著,沒想到真給她守到了。
白筱像是沒看到她,捧著花就走過去。
蘇蔓榕連車都來不及鎖,急急地攔住白筱:「筱筱。」
「筱筱,很多事媽不告訴你,是怕你受傷,請你原諒媽媽的自私,等你到了媽這個年齡就會明白的。」
白筱已經不想再聽蘇蔓榕說什麼無奈:「那就不要說了,反正我現在也不好奇誰是我爸爸了。」
「筱筱,你難道真的不能原諒媽媽嗎?」蘇蔓榕說。
白筱望著蘇蔓榕,也紅了眼圈,曾經她也很想念自己的媽媽,想知道她究竟是怎麼離開的,總是想方設法聽到更多關於她的事情,哪怕是不好的流言。被欺負時她總是想著有一天媽媽會回來接她。
現在她的媽媽就站在她面前,她才發現幼時的那份渴望早已被磨光耗盡。
白筱呼出一口氣,說:「我的原諒你真的在乎嗎?二十多年都這樣過來了,還差幾十年?」
蘇蔓榕雙手無處安放,心酸地看著白筱。
「就這樣吧。」白筱不想再跟她多說,越過她。
「你跟紹庭不會有好結果的。」
白筱腳步一頓,扭頭望著蘇蔓榕,捧著花的手指攥緊。
蘇蔓榕苦笑:「你不用這樣看我,我不是危言聳聽,筱筱,你真當我什麼都不知道嗎?」
「或許原先我還只是懷疑……」
蘇蔓榕低頭看著白筱腳上那雙新百倫休閑鞋:「但這一刻我想我大概都清楚了。」
「那晚,根本不是景希睡在紹庭房間,其實是你吧?」蘇蔓榕的聲音干澀,她看向白筱的眼神無奈又酸澀:「還有景希的媽媽……如果不是我亂想,是你差不多六年前生下的他。」
一層紙捅破,白筱沒有驚慌失措,她心裡其實早想過有這樣的一天,也做過最壞的打算。
白筱:「別做出這副痛心疾首的樣子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,也不會像你做的後悔。」
「你知道?你真的知道嗎?你什麼都不知道,你替他生了孩子就以為郁家會接受你嗎?你想過沒有,如果徐家知道他們心心念念的外孫不是他們女兒的孩子,你知道會掀起什麼風波嗎?」
蘇蔓榕深吸了口氣,猩紅的眼望著白筱年輕的臉,想到她十幾歲就給一個男人生下孩子——
白筱從她眼中看出怒其不爭:「在你看來我做出這些事是不知羞恥,可是你又是以什麼立場來責怪我?消失了二十多年的母親,還是郁紹庭的大嫂?我自己做錯的事,我已經在為之付出代價,但我從不曾沒後悔過。」
蘇蔓榕沒想到她這么冥頑不靈:「你不後悔?筱筱,這個社會不是你想的那麼寬容!」
「……」
「媽!」白筱聞聲轉過頭,看到的是穿過馬路過來的郁苡薇。
蘇蔓榕一瞧見小女兒立刻斂去臉上的表情,不再繼續這個敏感的話題。
不出幾秒鍾,郁苡薇已經到他們跟前:「媽,你怎麼在這里?」
「你不是陪祁佑他媽媽去酒店看訂婚宴布置了嗎?」蘇蔓榕問。
郁苡薇也看見了白筱,自然而然想起昨晚裴祁佑那一聲「筱筱」,但她還是忍住了自己的脾氣,挽住蘇蔓榕的手臂,生怕白筱過來搶一樣:「突然身體有些不舒服,媽,你送我回家好不好?」
白筱轉開臉,不去看蘇蔓榕投過來的目光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上車,郁苡薇從反光鏡里看著白筱,雙手揪緊安全帶,胸口難受得呼不出氣來。
「筱筱……」簡簡單單兩個字讓她徹夜無眠。
蘇蔓榕察覺到女兒心神不寧:「怎麼了?臉色這么差,要不要去醫院看看?」
「媽,對你來說,是我重要還是……她重要?」
蘇蔓榕沒想到郁苡薇會這么問,她在小女兒的眼中看到了淚光,一時竟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tang郁苡薇看蘇蔓榕不答,心裡凄涼了幾分,回到郁家,一聲不吭下車進屋。
上到二樓,在拐角處聽到家裡的保姆在聊天。
「真沒想到啊,那位白小姐居然是大少奶奶的女兒,卻不是大少爺的孩子。」
「這話可別出去亂說,老首長跟夫人待咱們不薄。」
「我知道分寸,也就跟你說說,不過這位白小姐跟大小姐長得可真像,乍一眼以為是同個人。」
郁苡薇搭在扶手上的手不受控制地攥緊,身體也被氣得顫抖。
回到卧室,她進了洗手間,看向鏡子里的自己,眉眼、臉型完全跟白筱一樣……
想起自己拿著十萬塊上前找白筱,她只覺得無法言語的羞惱,那時候白筱是不是在心裡笑話自己?
原來替身從來都不是白筱……
郁苡薇隨手拿起旁邊的沐浴露,狠狠地砸向了鏡子!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坐在東臨辦公樓路邊的木椅上,旁邊放著一束紅玫瑰,白筱有點心煩意燥。
哪怕蘇蔓榕已經走了,但她那些話還是對自己的心情造成了一定的影響。
白筱看著車來車往的道路,呼出一口濁氣,拿出手機想打給郁紹庭,卻先有電話進來。
「外婆?」白筱看到來電顯示,沒想到是遠在黎陽的外婆。
外婆沉默了會兒,才說:「筱筱,你媽媽回來了。」
「……我知道。」
「我沒想到她現在竟然是……」老人家說不下去,只化為一種沉重的嘆息。
白筱握緊手機。
直到掛電話,外婆都只說了一句話:「不管你的決定是什麼,外婆都會支持你的。」
白筱聽外婆這樣說,哽了聲:「外婆……」
「別哭,都這么大一個人了。」
「我沒哭。」白筱吸了吸鼻子,莞爾:「外面風有些大,鼻子有些堵。」
老人家沒拆穿她的話,又交代了幾句才擱了電話。
白筱平復了情緒才給郁紹庭打電話。
是景行接聽的。
「剛剛有幾位股東過來了,郁總跟他們在會議室呢!您有事?」
白筱看了眼旁邊妖冶火紅的玫瑰:「也沒什麼事……」
景行殷切地建議:「要不,我把手機拿到會議室去給郁總?」
「不用啦。」白筱笑,「等他忙完了,你讓他回個電話給我就行了。」
景行有些失望,卻也不勉強白筱,掛電話前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遍:「真不需要我去讓郁總聽電話?」
白筱確定以及肯定地說了「不需要」,景秘書才掛了電話。
攏了攏身上的棉襖,白筱又坐了會兒才起身,捧著玫瑰花去了不遠處的步行街閑逛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郁紹庭送東臨兩位股東到電梯門口,折回辦公室時聞到了一陣濃郁的奶香味。
他轉頭,環顧了一圈辦公區,總覺得哪裡不對勁。
景行捧著杯熱騰騰的奶茶過來:「郁總,要不要來一杯奶茶?」
郁紹庭眉頭一皺,他這才發現辦公區每位員工桌邊都擺著一杯奶茶。
而且剛才他一路走過來,員工都笑吟吟地跟他打招呼,並不是平日里戰戰兢兢的模樣。
郁紹庭又往辦公區望了眼,景行看出他的困惑,主動解釋:「是白小姐請客的。」
這時,楊曦也過來,朝郁紹庭舉了舉手裡的奶茶:「郁總,替我謝謝准夫人,味道很不錯。」
「對了郁總,剛才白小姐打電話過來了。」景行補充。
郁紹庭沒什麼表示,轉身進了辦公室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白筱接到郁紹庭電話時,在東臨辦公樓對面吃關東煮,正咬斷一個甜不辣。
「……」
她接起電話後,那邊的人沒有說話。
白筱把嘴裡的東西咽下,說:「忙完了?」
「……現在在哪裡?」
白筱脖子上多了一條紅色的圍巾,被風吹得太冷就在步行街上隨手買了。
她左右看了看,沒回答,反問:「奶茶好喝嗎?」有些俏皮的口吻。
那頭傳來低低的笑聲,過了會兒又問她:「在哪兒?」
白筱望著對面那幢高高的寫字樓,她大概知道郁紹庭的辦公室是哪一個,剛才閑著無聊她數了。
「你現在到窗前。」
「……」
「到了沒?」白筱見他不說話,但猜到他應該照做了。
她朝對面揮了揮手,「看到我了嗎?」
「……」
「喂?在聽嗎?」
「……」
白筱握著手機,只聽到輕輕的呼吸聲,直到他
說:「往左邊看。」
然後電話里傳來嘟嘟聲。
白筱一個轉頭,就瞧見站在對面馬路上的男人,西裝筆挺,英挺頎長。
那一瞬,就像是幻覺。
白筱眨了眨眼,他依舊在那裡,並且穿過馬路朝著這邊走過來。不到十米的距離,她卻覺得過了一光年那麼長,周圍的人和物都像是靜止了,變成了灰白色的背景,她的世界彷彿只剩他存在。
看著越走越近的男人,白筱就像一個惡作劇後馬上要被逮住的孩子,有些許的緊張,心跳加快。
「不是讓你打電話給我嗎?」郁紹庭的語氣有些硬。
白筱抿了抿唇角,手裡的大捧玫瑰打眼到郁紹庭很難忽略它:「誰送的?」
「你猜。」白筱笑吟吟地。
只不過這樣的笑容看在郁紹庭眼裡著實有點欠揍。
他不過掃了一眼就不再看那束花:「我去開車,在這等著別亂走。」
白筱忙拉住他的手。
郁紹庭轉頭。
白筱把花往他身上一送:「我特意買來送你的,鮮花配美男,郁總,喜歡嗎?」
「……」
「三十四朵。剛好吻合你的年齡……」當然,白筱不會把後半句話說出口。
但郁紹庭像是看出了她那點心思,像是被她氣樂了,也不接花,轉身就走,拋下一句話:「跟上。」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坐進車里,白筱還特地把花湊到郁紹庭眼皮底下:「郁總,要不要先去辦公室把花插好?」
郁紹庭直接奪過花放到後座:「沒個女人的樣子。」
白筱歪倒在座位上,綁著安全帶心情說不上來的愉悅,扭頭:「我有個禮物送給你,要不要?」
郁紹庭斜她一眼,自顧自地開車。
「把左手伸過來。」白筱說。
郁紹庭眼睛看著前方的路況,但手還是配合地伸了過來,盡管他臉上的表情有點嫌棄她。
白筱從包里拿出了自己剛才買的戒指,925純銀男戒。
郁紹庭的手很漂亮,這點白筱早就知道,她把戒指套進了他的無名指上,有一點點的松,銀色戒指,配上修長白皙的手,怎麼看怎麼養眼,六十幾塊錢的東西,卻被他戴出了上萬塊的感覺。
白筱因此想起他以前結過婚,還有另一個女人讓他的無名指戴過戒指。
她聽到他輕笑的聲音:「哪兒買的?」
放開他的手,白筱靠回座位上:「路邊買的,六十五塊,謝絕還價。」
郁紹庭轉頭看後視鏡,捕捉到她眼底一閃而過的闌珊,他空出右手拽過她的手捏緊:「送我戒指什麼意思?」
白筱掙了掙手,沒抽的回來,隨口回答:「看它便宜就買了,能有什麼意思。」
郁紹庭沒再開口,但手始終沒有放開她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兩人沒有回金地藝境或是沁園,半路,白筱指著一家高檔的餐廳說要進去吃飯。
郁紹庭瞟了她一眼,倒真的由著她,把車停靠在路邊的車位上。
點了菜,侍應生撕下單子,郁紹庭要掏錢包,白筱想揚起了一張卡:「今天我請客。」
他抬頭看著她。侍應生也像見了怪物一般瞅著她。
白筱把卡遞給侍應生:「去結吧,記得拿一瓶好的紅酒過來。」
郁紹庭沒阻止她,靠在椅子上,饒有興味地望著白筱,目光深邃鑄錠,像要看看她到底想干什麼。
侍應生真拿了一瓶好酒,82年的拉菲,白筱眼都沒眨就讓她開了。
酒紅的液體盪漾在水晶高腳杯里,折射出迷人的色澤。
白筱朝郁紹庭舉起杯子,郁紹庭只好跟她碰杯,抿了一口酒,目光卻鎖在她的身上沒移動一下。
他脫了西裝,只著白色襯衫,領帶被他解下丟在車里,領口的紐扣開了幾顆,在餐廳明晃晃的燈光下,眉目清雋,英俊的臉龐線條如鬼斧神工一般。白筱喝了大半杯酒,看著這樣的郁紹庭,漸漸有了醉意。
她忽然抬起手,伸過去,隔得老遠,還是覆蓋在了郁紹庭的手背上。
染了醉意的眼眸顯得尤為明亮。
「你愛我嗎?」白筱忽然蹦出一句話,就連站在隔壁桌的侍應生也詫異地望過來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再欺負我,有你們後悔的時候】
跟自家哥哥郁景希不同,郁煜煜是個聽到鞭炮聲就會掉淚珠子的膽小鬼。
郁景希上小學那會兒還能護著弟弟一些,但上中學後就開始自顧不暇。
偶爾放學看到一身顏料污泥的弟弟,郁景希是恨鐵不成鋼,總要拖著弟弟進行思想上的教育。
終於有一天,郁煜煜在被同學欺負時爆發了:「你們再欺負我,有你們後悔的
時候!」
一群熊孩子一愣,繼續把顏料往郁煜煜小朋友身上抹。
當天晚上,熊孩子們回家,被各自的爸爸吊起來狠狠抽了一頓,大院里嚎聲此起彼伏。
原因——
白日欺負過郁煜煜的那些孩子,他們家的鑰匙孔都被橡皮泥給堵了。
有知情人士透露,下午看到郁煜煜背著大書包拎了一小桶橡皮泥在大院家屬區出沒。
從那以後,大院里再也沒孩子敢欺負郁煜煜小朋友。
就連大人見了他都繞道走……

Ⅲ 韓雪隱婚老公被扒出,背景實在太強大了,你們認識嗎

韓雪隱婚老公萬山被公開,他的背景就是一家經紀公司的總裁,韓雪一直隱婚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感情不穩定,或者是因為萬山害怕影響到自己。在娛樂圈當中有很多的女明星一旦嫁入豪門之後,他們就會退出娛樂圈去享受富太的生活,但是韓雪其實也算是嫁入豪門了,畢竟自己的老公非常地有本事,可是她仍然將自己的工作放在首位。

雖然韓雪和萬山之間的感情存在著一定爭議,但還是有很多人祝福他們,任何的輿論都影響不了他們幸福快樂地在一起。

Ⅳ 韓雪隱婚老公被公開,背景實在太強大了,難道這就是她一直隱瞞的原因嗎

韓雪隱婚老公萬山被公開,他的背景就是一家經紀公司的總裁,韓雪一直隱婚的原因可能是因為感情不穩定,或者是因為萬山害怕影響到自己。

不僅如此韓雪還想要一個正式的名分,畢竟跟萬山在一起這么久了都沒無名無份的很是卑微,一個名分對於女人來說非常的重要。

雖然韓雪和萬山之間的感情存在著一定爭議,但還是有很多人祝福他們,任何的輿論都影響不了他們幸福快樂地在一起。

Ⅳ 韓雪隱瞞多年的隱婚丈夫被扒出,背景硬到不敢想像,你知道是誰嗎

韓雪隱瞞多年的隱婚丈夫被扒出,背景硬到不敢想像,你知道是誰嗎?

演藝圈中大牌明星嫁給有錢人是很早正常的,大部分女星嫁給有錢人以後,都會選擇退出娛樂圈,可是韓雪在嫁給有錢人以後,不僅沒有退隱,還把自己的中心點都放到了工作方面。

一、韓雪被曝出與丈夫隱婚很多年!

由於萬山擔心韓雪一旦爆紅,會危害到自身與韓雪中間的感情,終究韓雪與萬山中間擁有 20幾歲的年紀差別,所以說萬山和韓雪中間的感情也處在十分細微的情況。

盡管韓雪公布自身的隱婚丈夫,並不會給韓雪的工作及其品牌形象產生很大的更改,可是韓雪堅持公布自身隱婚丈夫的真實身份,這就足夠表明韓雪和萬山的感情早已發展趨勢到新的高寬比。很多人都說韓雪非常值得更出色的男性,可是針對韓雪而言,萬山就是那個最成功的人。

Ⅵ 韓雪隱婚丈夫終於被扒出,背景大到不敢想像,這就是她一直不公開的原因嗎

因為其實了解韓雪的人能知道,她是一個特別低調的人,所以這也很有可能是她不公開自己老公的原因。因為據說她的丈夫背景特別的厲害,如果公開的話,可能會影響他日常的一些工作,所以韓雪也一直沒有向大眾公布,這其實也是她愛自己丈夫的一種表現。

再加上作為一個演員來說,其實韓雪更希望大家能夠把關注點放到她的作品上,她並不喜歡將自己的私生活和工作混為一談。其實這也非常的正常,因為明星也是人,他們也需要有一定的隱私空間。作為粉絲的我們也應該多去關注自己偶像的作品,而不是一味的去八卦他們的感情狀況。

而且韓雪的丈夫並不是娛樂圈裡的人,所以韓雪沒有公開他可能是為了保護他。畢竟在這個信息高速發展的時代,輿論的影響力還是非常大的。韓雪也可能是怕影響到他的生活,所以並沒有對外公布丈夫的一些情況。

Ⅶ 與總裁在公司隱婚的電視劇有哪些

《加油吧實習生》車曉飾演的「郝敏」與耿樂飾演的「陳建」隱婚
《北上廣不相信眼淚》馬伊俐飾演的「潘芸」與朱亞文飾演的「趙小亮」隱婚

Ⅷ 纏綿入骨隱婚總裁請簽字最美的年華遇見你210

這張紙……

葉和歡從茶幾上拿起了那顆『心』,她站在原地,大腦有頃刻的空白,只是一瞬不瞬地盯著手裡的紙。

她當然沒有忘記,這張紙是六年前她趁郁仲驍不注意,壓在他宿舍床底下的。

沒想到,還是被他發現了。

是什麼時候發現的珂?

葉和歡想了一圈,卻找不到明確的答案。

那時候郁仲驍匆匆離開b市,並沒有跟她提及紙的事,那麼,會是在他傷愈以後嗎闋?

她打開了折疊起來的紙。

六年前,她寫下的那句話躍入視線——你愛我嗎?

現在,這張紙上多了一個字。

墨黑的字跡,跟那份申請報告上的如出一轍,鋒利的筆勁,似要滲進紙的最深處。

葉和歡盯著那個『愛』字,潸然淚下。

一滴眼淚啪嗒一聲落在紙上,『愛』字最後的一捺被暈開了淡淡的墨跡。

這一刻,她忽然有些無法直視這個愛字。

——

郁仲驍從衛浴間出來,沒在客廳找到葉和歡的人影,他把擦頭發的毛巾搭在脖子處,走去擰開了主卧的門。

果然,一個背影蜷縮在床上。

以往都沒見過她這么安分的樣子。

郁仲驍在床邊坐下,柔軟的席夢思陷下去一塊,他低低地問:「睡著了?」

聲音偏輕,如果葉和歡真睡著了,不足以吵醒她。

床上的人兒一個輾轉,把頭埋進了他小腹處,手摟緊了他的腰身,郁仲驍看著她睡眼朦朧的樣子,男人的大手捋了捋她散亂的頭發,動作溫柔,「是不是哪裡不舒服?」

說著,用手背試探了下她的額頭,溫度正常。

葉和歡含糊地『唔』了一聲,在他懷里換了個姿勢,用腦袋蹭了蹭他的身體,流露出幾分慵散的依賴。

她眯著眼,沒有睜開,嘴裡嘀咕著:「有點困。」

「那睡吧。」

郁仲驍就要伸手去關床頭的燈。

葉和歡拽了下他的t恤,郁仲驍低頭,聲調溫柔地問:「還有事?」

她糊著音說:「別把我寵壞,以後離不開了怎麼辦……」

郁仲驍低聲揶揄道:「原來你還想著離開我?」

葉和歡突然坐了起來,昏黃的燈光下,郁仲驍穿著黑色背心,流暢的肩肌線條。

莫名的情動,她張開雙臂把他擁入了懷抱里。

雖然她在他面前顯得瘦小,但還是努力想要抱緊他,下巴靠著他的肩窩,又柔又輕地喚了一聲:「郁仲驍。」

郁仲驍骨節分明的大手貼著她單薄的後背:「怎麼了?」

「沒什麼,就是想叫叫你。」

郁仲驍微翹嘴角,回抱著她的力道有所加重,葉和歡身上淡淡的檸檬香充斥著他的呼吸,彷彿心裡某一塊乾涸的土地,被注入了潺潺的水流。

過了會兒,葉和歡才問了一句:「我過去六年是怎麼過的,你都不好奇嗎?」

「……」

「這些年我交了很多男朋友,你真的一點也不介意嗎?」葉和歡又問,她突然很想知道他的答案。

在豐城的四年,她換交往對象跟換衣服一樣頻繁,抱著破罐子破摔的態度,卻沒有哪一個是放在心上的,像是自暴自棄,又像是在告訴別人,她確實不是個值得真心對待的好女人。

郁仲驍沒有說話。

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頭頂,心口位置,是她呼出的溫熱氣息,無聲地表達著自己的信任。

葉和歡帶著遺憾的說話聲從他的懷里輕輕傳來:「我喜歡了你差不多八年,從在雲南見到你的那個晚上,或許更早。可是,跟你真正在一起的時光,只有兩個月,其它兩千多個日子全都荒度了……」

「今晚怎麼突然這么多感慨?」郁仲驍磁實的聲音響起在她的頭頂。

葉和歡只是把他抱得更緊。

想起兩人錯失的六年,葉和歡的心頭泛起酸澀,現在他就在自己身邊,所有的喜怒哀樂都匯聚成了一團,百味雜陳,分不清甜與苦,她的眼圈又紅起來,雙手又忍不住收了收,想再一次確認這不是黃粱一夢。

郁仲驍任由她牢牢抱著自己,他不是個擅長言辭的男人,對於葉和歡那些『男朋友』,如果說一點也不在意,那是不可能的。

其實在他六年後第一次進入她身體的時候,郁仲驍就知道,葉和歡沒有跟其他男人發展到這一步。

她的所有性/經驗都來自於自己。

即便她嘴裡說得再放/浪不羈,但身體卻不會騙人。

良久,葉和歡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,她的雙手反扣著郁仲驍的肩胛骨,說:「就算以後都沒辦法結婚,也不要再分開了,你答應我好不好?」

郁仲驍給她的答案,只有一個字:「好。」

tang

——

葉和歡不知道自己是什麼時候睡著的,她趴在郁仲驍的身上,說了很多,唯獨隻字不提郁戰明找她的事。

她已經不是十八/九歲的年紀,分得清什麼該說,什麼話該暗自深藏在心底。

早晨醒來,葉和歡發現床上只有她一個人。

旁邊的床單,被人收拾得像是沒有睡過一樣很平整,但枕頭上,還殘留著郁仲驍身上的味道。

葉和歡又躺了會兒,整七點半的時候才起來。

出了卧室,她遙遙瞧見餐廳的桌上擺了一些碟子,葉和歡走過去,看見了一桌頗為豐盛的早餐,有油條,有煎餃,還有一盤削了皮切成塊的西瓜,邊上還細心地放著一盒牙簽,至於牙簽盒下面,壓著一張小紙張。

葉和歡攏了攏披散的長發,抽出那張紙,看到郁仲驍潦草但還認得清的字跡。

【我先回部隊/記得吃早餐/電飯鍋里有粥/一直保溫著】

看著沒標點的一番話,葉和歡甜蜜地彎起了唇角。

——

葉和歡剛吃完早餐,接到了秦壽笙的電話。

當她匆匆忙忙趕到醫院,就聽到病房裡傳來秦壽笙哭天搶地的哀嚎,秦父的訓斥聲,還有秦母跟葉知敏的勸阻聲。

秦壽笙瞧見葉和歡,兩眼發光,一溜煙地竄到葉和歡身後貓著腰,躲避秦父手裡自帶的高爾夫球桿。

秦父已經找了秦壽笙很久,無奈這混小子狡兔三窟,怎麼逮都逮不住。

這次要不是他有認識的朋友來醫院體檢,恰巧瞧見秦壽笙在醫院花園里做廣播體操,他還不知道自己兒子跟人打架進了醫院,後來知道秦壽笙打架的對象是交往的『男朋友』,秦父的老臉漲得通紅通紅。

「你給我過來,躲在歡歡後面,以為我就打不著你了?!」秦父氣急敗壞地吼道。

秦壽笙伸出半顆腦袋,不怕死地頂嘴:「再打,老秦,把我打壞了,你們秦家幾代單傳就要斷香火了!」

秦父一聽這話,火冒三丈。

想到這小子喜歡男人,自己這輩子可能真抱不上孫子了,他沖過去就要把秦壽笙海扁一頓。

秦母跟葉知敏急急地拉住暴跳如雷的秦父。

秦壽笙一邊嚷著『老秦要弒子了』,一邊扯著葉和歡的衣角打掩護往病房外跑。

葉和歡只好跟著他出去。

走到某個偏僻角落,確定安全了,秦壽笙才放開葉和歡,拍著胸口感嘆自己不容易,老秦說了,寧願打斷他的腿讓他躺在家裡,也不願意他出去再丟秦家的臉。

「餓死了,身上帶錢沒?」秦壽笙捂著肚子,扭頭問葉和歡。

葉和歡拿了張五十塊錢給他,秦壽笙嘴巴一咧,得知她已經吃過,東張西望一番,溜下樓去餐廳買東西。

等秦壽笙猥瑣的身影消失在樓梯口,葉和歡才往回走,想去看看病房那邊的情況。

快走到病房門口時,葉知敏出現在她的視線里。

葉和歡其實沒想到小姑也會一起來豐城。

葉知敏是特意出來找葉和歡的,如今見她回來了,往她身後瞧了瞧:「阿笙呢?」

「他下去買早餐了。」

葉知敏點頭,關切的目光落在葉和歡身上,這兩天不知道為什麼,她心裡老有種不好的預感,所以才會請了假跟秦父他們一起來豐城,現在瞧見好好站在自己跟前的葉和歡,她才稍有放心:「這兩天,晚上都住在酒店嗎?」

閱讀全文

與美女和總裁隱婚視頻相關的資料

熱點內容
小美女嫁不出 瀏覽:463
美女與野獸動漫的電影 瀏覽:463
畫動漫美女短頭發 瀏覽:649
男生的無奈圖片 瀏覽:78
湖底動漫美女 瀏覽:813
韓國街拍美女修身白裙 瀏覽:637
咱們駕校的大美女 瀏覽:718
和小美女車震 瀏覽:690
韓國美女廣場跳舞視頻 瀏覽:297
三大美女同框出現 瀏覽:251
古代漁陽出了哪些美女 瀏覽:500
秦腔美女楊升娟照片 瀏覽:359
美女拍的抖音一個比一個漂亮 瀏覽:247
六月的倉鼠可愛圖片 瀏覽:365
超可愛的q版女生動漫圖片 瀏覽:600
美女開哈弗車視頻 瀏覽:546
中國美女吹薩克斯dj 瀏覽:793
古代四大美女李唐之後無一人 瀏覽:666
美女的胸動畫片小說 瀏覽:703
情侶名片可愛動漫圖片 瀏覽:941